生日快乐。◕‿◕。 新年快乐

时间过得真快
一个星期的假期就酱完了
好久好久没有blog了
因为家里还没有装streamxy
新年里除了吃还是吃
24小时肚子都是饱的
感觉自己好像肥了
好像肥了满多的。。。-_-'''

今天是我的生日
心情平平的
因为都没有什么庆祝
就昨晚12点时
朋友突然拿着蛋糕出现咯
然后去喝茶一下就回家了
因为今天8点课所以也不可以混太久
在hometown切了一粒蛋糕
在这里有切了一粒蛋糕
结果老了两岁。。。*cry*

*在这里再感谢朋友们的生日礼物咯☺

恶魔的面具

有个恶 魔路途中掉了一张面具。小女孩好奇的捡起来,看了几眼就带上去。结果恶魔面具依附在她的脸上挣脱不了,她变成了面貌狰狞的怪物。小女孩惊慌失措的跑回村子 找母亲,母亲不认得她,还联合村人赶跑她。女孩伤心透了。结果有个青梅竹马的小男孩出现,出面认指她,因为他相信是那小女孩。小女孩得到有人信任,面具脱 落,再度重回小男孩的怀抱...

「有沒有听过啊?」她双手绕着他的肩膀,发丝垂落到他胸怀,身上的香味沁入到他的体內。独特的香味认他有种温暖的感觉。

他当然听过了,这故事,她不知说了好又次给他听了。

「明天要不要为我送行呢?」他转过头望着她,在她的耳过轻轻的说。

「不要…因为我会哭……」她嘟起嘴巴,忍耐着不哭的表情,让他好想笑。这一点就让他觉得很可爱。

他跟她都已经论及婚嫁了,因为工作的关系,必須在国外做一年。可以的话,他好想把她带到身边,可是她的父母不准。

「在国外,你都要想我喔!」

「会的,除了你谁都不想!」

「真的?」

「保证~」

他捏着她的鼻子,轻轻蓋上她的嘴唇,她的泪水不争气的落淚,红晕的脸颊在灯光下更加红润。他又乎差点放弃去国外的深造。

「別哭,为了你,我一定马上回來,到时我们再举办很慎重的婚礼如何?」

「好…好…呜…」

「別哭了,我会心疼的。我爱你。」

「我也爱你。」


今生,他只爱着她。

送別他离开沒多久,过了又个月,她与朋友逛街途中,不慎遭到酒醉驾车碰撞,生命一度垂危。好不容易救活了生命,脸型确变得可怕,因为手术过程中,缝合手术 失败。造成面神经受损。她躺在床上,哭泣着。一张完美的脸失去,那又何必生存下去,倒不如一死了之。父母望着她,一眼都不敢面对,要不是有朋友支撑,她还 无法就这样活下去。

「这是他的电子信箱,要不要和他通信?」朋友好心的问。

因为她自己的脸造成內心的自闭,不敢与人沟通。就连心爱的他也不敢和他通话。

「他很担心你,一直想知道你的情况…」

「你要我说吗!!你要我这张脸去说吗!!父母都不会接受我…更何况是他!我根本……不敢面对他啊…」她摸着那张扭曲的脸像怪物一样。以前的她呢?不见了!他有何感想?会不会还爱着她?还会喜欢她吗?她甚至不敢去妄想可以跟他结婚!

「这…也是试探他的机会啊!」朋友劝说下。她终于和他开始通信,可是却沒告诉他真正的样子。因为心里很害怕。紧接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一年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来信的他很快乐的敘述他们之间的未来,她看了,心碎了,害怕了。

在朋友的陪同下,她想看看。是不是像以前故事所说的一样,他会认得出她吗?带着帽子,墨镜,口罩,来到机场,远远的一边等着心爱的他入场。

他下了飞机,心情雀躍,一年的思念满满的充斥他的心。他对她的爱是无法说清楚。过去一年和她通话,中间虽然中断,可是还是以电子邮件往来,互相传递着彼此 的思念。一方面担心着,为何她突然失去消息?为何她的朋友也一概不说?还是不管这些了,因为今天就可见到她,见到思念一年的她。

踏入机场,人群穿梭中,他望著四周群找她的身影,他相信,她不是毁约的女孩。她一定有来!

踏开脚步在机场开始寻找她的人,终于,在出口的柱子后方,他看见她的背影藏在柱子后面。高兴的他走过去,从后面抱起來。

「想死我了!跑到这里接我!跟我玩躲猫猫啊!」

「你……找得到我?」 她声音很小声,彷彿要确定一样。

他感觉怪异,转开她的身子,她怎么遮起自己面貌呢?

「你……你…你还认得我吗……」哽咽的声音从口罩底下传来,他心一惊。赶紧抱着她,一定事发生事情了,不然她怎么会这样呢?

「我当然认得出你啊!我爱你啊!」

「那………这样还会爱我吗?」

在他的注视下,她拿下帽子,脱掉眼镜,最后扯开口罩,一张丑陋无比的脸显现在他的眼前。

众人的惊讶声,此起彼落的声音描述她的面貌。

「你依然美丽……我当然爱你。」他轻轻摸著她脸上大大小小的疤,吻如雨般碰触那些痕迹。


就算脸变了,以前的她不在了,他依然爱着她。

他和她开始筹备婚礼,虽然他这边的父母不答应,可是他还是坚持着。因为他是真正的爱着她,他爱她的內心,不是外表。所以,一眼从背影就知道是她。回到国內 工作,他为了快点进入状况,常常都比较晚回家。所以,她经常担心着。就算他时常打电话来告知他得去处,她还是会担心。

她好害怕,他会不会因为她的脸失去对她的爱。她变得好自闭,完全沒信心。

开始,她常常打电话给他,只要有一分钟稍微迟到,她就会开始询问他去了哪里?有了怀疑的心,她变得有点歇斯底里,甚至完全希望他不要出去工作。他皱着眉 头,好又次想要说清楚,但是碍于她的內心创伤,他忍著不说。渐渐地,她变得无理取闹,像个疯婆子。每件事情都要讲理由,说了理由还要再度怀疑,怀疑又再三 的确认。一次又一次。他承受不了工作还有其他事情上压力,面对她那些指责莫須有的罪名,终于,他说了!

「別连你的心也跟着丑陋了!」他愤恨的说,然后走出去。

面对他的指责,她哭了。她也不想这样。因为她好害怕失去他,所以想辨法的困住他,沒想到却带给他困扰。

以前她不是这样的,脸丑了,心也丑陋了,一切的事情因为这张脸而变了。

她决定要道歉。打了電話,他跟她说正在开会。于是她来到公司,公司人却说他沒来上班。她愣住了,压抑着。再次打手机給他,然而对方未开机。她开始害怕,他 是不是找其他女人了。想到这,她皱起眉头,因为她的胡思乱想所以他才会跑掉,所以改为担心,她应该多信任他。然而,在街上逛,对面隔著玻璃的咖啡厅,很清 楚的看到他还有另一个女人。沒想到,她的想法竟然成真。隔着玻璃望着他面对那个女人有说有笑,她哭了。

那个女人有着一张好美的脸,是她以前曾经所拥有的,但是却失去了。

她好恨,好恨他!

他果然嫌她丑陋、嫌她不好看,他不要她了!

过了几天,取消了婚约,他不知原因,一度拜访她的家,然而都遭到拒绝。她连他最后的解释都不听。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

她带着这张丑陋的面具过生活,直到她朋友再度劝说请她做手术。她一再拒绝,至少因为这张脸,她可以看清很多人的真面目。可是,她的朋友不死心,一再的劝说下,她跟朋友还有父母来到日本动外科手术。朋友強调这是很有明的医生,绝对会整形回來。

她笑了笑,抱着赌赌也无所谓,不过是一张皮而已。过了12小时的手术,又过一个月的修养,她跟朋友陪同下,打开了面纱。

一张熟悉脸出现,是以前的她!以前的她回來了!她苦笑着,以前的脸回來了,可是他却不在。

从此她过着另一种生活,另一个重新的开始。

她的生活圈变大,认识很多人,也结交一个与她可以斯守终生的人,她不要爱情只要幸福。

这张脸就是給她美好的幸福。

跟着论及婚嫁的男子,她来到日本,想跟帮她动手术的医生说谢谢。

刚好,医院里給她答复是那医生不在。她待了许久,医生终究没出现。转身正要离开医院。忽然在转角处,不小心碰到一名病患,脸上都是包着纱布。

「对不起…」她以不流利的日文说着。

只见那病患似乎很讶異看着她,随即衝忙的离去。她似乎想到什么,抓着那病患的手,依然用着不流利的日文说着。

「这里的医生很好,让他们动手术,你的脸就会恢复原状,看!我的脸是在这动手术的!很漂亮吧!」

「……」病患沒說什么。

未婚夫在门口叫住她,她对病患笑了笑,随即走出医院外。

望著医院门口,看着她脸上那副幸福的笑容,他默默的流泪。

忽然,女医生出现在那个病患的身后,很正腔的日文说着。

「你还真爱她,为了她,捐出自己的脸皮,然而她却不认识你……一年前开始就找我希望动这手术,这结局你满意吗?不过我可以免费把你的脸恢复…」

「不用了……她认不出我就算了…让我带着这张面具活下去吧……」

病患含着泪,她刚刚接近他时,留下的那股独特香味让他感觉更孤单。

小男孩后来捡起恶魔的面具,想试探看看那小女孩会不会认出他。然而小女孩不但被吓哭了,还要他别接近她。小男孩就带着那张恶魔的面具,可怜的活一生…………

三年前我们分手了

三年前我们分手了,只因为我穿过了马路
和蓝分手了,蓝是个很好的女孩,很漂亮也很温柔,虽然很多朋友说我离开她很傻,可我
还是放手了,虽然我很舍不的。

第一天,她没有起床,把自己用被子捂的严严实实的,她宿舍的人都不敢去安慰她,她一
天都没有吃饭,连刷牙洗脸都没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听到她在被子里抽泣。

第二天,今天她吃饭了,是她的宿舍同学强制性的让她吃的,她的眼眶红红的,我总说她
是个爱哭鬼,她每次都噘着小嘴说她不是。

第三天,今天她穿的很妖艳,走进一家酒吧,喝了好多酒,用一种很诱惑的眼光环视全场
,好多人上来搭腔“小姐,你好漂亮啊”。她喝了很多,当一个年纪可以做她爸爸的男人
对她说“小姐,我送你回家吧”的时候她把手中的酒全泼在他的脸上,那个该死的老头扬
起他的手掌就要打下去的时候,小睦他们来了,救了蓝,这一切我都知道,我就在酒吧的
一个角落里看着。

第四天,今天她早早就起床了,忙忙碌碌一上午,然后把自己关在浴室里好久,当舍友们
踹门进去的时候都惊呼到:好干净啊。

第五天,她开始学习了,其实她原来学习很好,我们开始后受我影响她的成绩也退步了,
这也好,转移一下注意力,恢复的也快。

三个月后。。。。她做了学生会主席,她越来越能干,也开朗了不少,马上她就要靠研了


一年后。。。。。在她身边的男人很多,比我优秀的也很多,可她根本没在意过,不过她
和凌很好,校园里传他们的关系很暧昧。她只是把他当哥哥,可是流言是挡不住的。

三年后。。。。。她要结婚了,新郎是凌,她在写结婚请贴,一张,两张,三张,,,写
到第十二张的时候她哭了,趴在桌上眼泪完全抑制不住,我上前一看,所有的喜贴新郎写
的都是我的名字。

我也很想哭,可是鬼魂是不能哭的,我没有眼泪。

三年前,我横穿马路,遇上车祸,手里提着要给她庆祝生日的蛋糕。

好累哦!!!

感觉好像蛮多天没有update blog了
今天还累哦
8点早上的课一直到12点
2点又有meeting...
就酱一整天在学校到下午4点多吧?
不够睡真的好糟糕
就连被老师骂的时候
好是blur blur的-_-'''
那个老师脑袋还真的是有问题
上个星期五要我们做GUI,databases
还要GUI和database要连在一起
拜托他以为我是天才是吗?
coding不用时间写的哦?
而且software还是我完全不懂得
更何况coding
真的是神经病。。。
如果我是酱厉害的话
当初就不会under他啦
刚开始时好说什么会教我们
应该是失意症了吧?
好累哦~
星期五又要见他*cry*

等待

幼稚园时期
记得那是妈妈和爸爸都很忙
虽然家很靠近幼稚园
可是还是妈妈接送
因为还小嘛~
结果有一天
等了妈妈好久好久
他还是没有来接我
还记得那时只剩下我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同学
我等的好生气。。。可是又怕妈妈出事了
结果就自己走路回家
到家时,门是锁着的。。。
当然酱小的我没有门锁匙
只好在家门口等
我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
终于看到妈妈驾车回来
原来他忘记去载我了

中学时期
还记得我约了朋友在图书馆见面
一等就等了三个钟头
傻傻的一个人站在图书馆楼下等
当时想打个电话给他
可是又怕他已经在路上了
所以就没打
结果就这样一直的等下去
好不容易等到他来了
原来他的原因是睡迟了
当时就在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打电话给他
不然就不用白白的等酱久了

大学时期(就是现在)
在等着一个人
应该是无限的等待吧?
因为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