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312

上个星期四去Cherating的前一天晚上
我去了医院看aunty lena

明明星期一的时候
表姐才说aunty lena有了好转
谁知道星期四她就开始迷糊了

他们说这是不好的征兆

她甚至迷迷糊糊的把插在自己身体的插管拔掉
她的手脚被插管插的都是满满的黑青

看的我们每个人都很心酸

由于她的状况不是很好
表姐夫决定让她回去美里
毕竟这也是aunty lena的想要的

所以她们买了星期五中午的飞机回美里

就在我去cherating的路上
aunty lena坐了飞机回家

还挺难过的说
她熬过了这么多个月
最后还是败给了病魔

生命还真的很脆弱

星期四的那个晚上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离开医院的时候
我始终还是没勇气对她说我心底的话

虽然我和她相处的时间没有很长
平时甚至没聊上两三句
但是偶尔还是有和她聊聊天
听说她是个很凶的人
但她对我还挺不错的
很细心也很体贴的一个人

她的叮咛我会记得以及放在心上

090312

星期三晚上旧同事回来拿EA form
所以我们早在星期一约好了一起吃晚餐

在等着其他同事放工
懒散的我在玩着fb游戏的时候
妈妈打了通电话来说

婆婆走了

星期三的几天前
就已经听说婆婆的状况已经不是很好

虽然说
知道她会走的
可是还真的是
没想到这么快

在电话里
我还一直质问妈妈说
为什么这么快

没心情的我
实在是没办法把微笑挂在脸上

和同事,旧同事道歉后
就回家了

当晚上买了星期四的飞机票回家

那天晚上我几乎都没睡觉
一来婆婆就这样走了
二来我一直听到aunty lena在呕吐

我的心很不好受
明明知道她们要走了
明明知道她们很辛苦
明明知道她们离开的日子没有很远

可是偏偏事情发生的时候
还是很难接受

说已经有心理准备什么的
当事情发生的时候
还是很不知所措
还是很难过

星期四一到达美里机场
哥哥就载我到婆婆家

忙这忙那的
就这么一天了

晚上还得守夜
只有在椅子上也没睡好

早上刷牙洗脸后
就开始忙了起来

接着
中午送婆婆最后一程到坟墓场

就回家休息了

婆婆就这样走了

明明没有很喜欢她
可是还是这么的在乎她

Skinny love by Birdy



那天在gym的时候
听到了这首歌
被那钢琴和歌声吸引了
随手就拿起手机找了歌的名字

接着

脑袋里就一直重播这首歌

这首歌的原唱者是一个男生
可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版本

040312

就在去年年尾的时候
家里来了两个我一点都不熟悉的aunty

这两个aunty是表姐夫的姑姑
其中一个aunty,aunty lena, 她患了cancer
所以另一个aunty, aunty susan, 来陪她看病

她们来了不久后
aunty lena就动了个大手术
由于开刀的伤口需要时间痊愈
我的房间让了出来给她和aunty susan
搬了一些衣服去了楼上的guess room住了好几个月

期间aunty lena也去了好几次物理治疗

起初她的身体状况有明显的好转
虽然我没和她很熟
但时不时也有聊聊天说说话
她很珍惜自己的生命
常对我说趁年轻应该做这做那
不然到时病了或老了
就没机会了

老实说她这么说的时候让我觉得有点难过
因为一直这么爱惜自己身体的aunty lena
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的癌症

她,很好人

就在过年前的几个星期

她突然的了很重的感冒
看了医生吃了药也没好转
她开始变的很瘦很憔悴
整个人也懒洋洋的
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房间睡觉

屋子里的每个人
看着她的情况
脸色都好不起来
对着她
我们也只能苦笑

心里只可以希望她可以快点好起来
毕竟农历新年就来临了

在她飞回去家乡的那一天
她还没从感冒中康复
可她真的很想回家
加上这里没人,表姐一家人和我都会回家乡
所以她还是搭飞机回去了

很快的一星期的农历新年假期就结束了
而aunty lena和aunty susan也随着表姐一家人飞回来kl

看到aunty lena时
她的感冒是好了
可是她整个人更瘦了
因为每一天
她吃的每一样东西都会被她吐出来

听见她在厕所吐的声音
还真的不好受
可以感觉到她真的真的很辛苦

就在她一直吐的好几天后
她又去做了个手术

我以为这手术可以让她没那么辛苦
但这手术似乎一点帮助也没有

几天前很突然的情况下
她进医院了
因为她觉得自己好像就来撑不住了

昨天我跟了表姐一家人去了医院探望她
比起之前第一次见到她,她真的瘦了很多

呆了一个钟头左右
就离开了医院
在去吃晚餐的路上
aunty susan说aunty lena已经放弃了
而且还说不想再做物理治疗,手术等等
身为aunty lena的姐姐,aunty susan也说看着自己的妹妹那么辛苦
她也想放弃了

看着她们努力撑着的这几个个月
一开始明明看到一丝希望
可是上天总是不顺人意
偏偏要给她们多几个关卡

有多少个人
真的可以闯过那一关比一关还辛苦的关卡

aunty susan说她已经问过医生了
问说aunty lena到底能不能救
医生说没的救了,她的癌细胞已经扩散的很严重。

很心酸的说

虽然她没有和我很亲或很熟悉
可这种消息还是难免让听到的人很难过

现在她们正犹豫
是要回家乡
过那仅有的日子
还是继续寻找更好的医疗办法

我觉得
一切一切只要她满足,她开心就好

如果有一天她走了
当然我们会难过
但是这或许对她来说是个解脱